一秒抢到红包是不是挂H

分卷阅读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仍然能大致反映出物体的轮廓。

????四处是搜寻的脚步声,却无人交谈,空气中似乎能隐约听到处理数据的机械反应声,我专注地看着显示屏,机械飞蝇似乎处于徐择的头顶,在一片灰暗中,有模糊的头部,有层叠的布状物遮挡,还有,一条微弱的竖状光线。

????我抬起头,环视一周,符合这个条件的是:衣柜。

????他就藏在衣柜里,我早就领略过他杀人的速度,因此不敢轻举妄动。我对体型高大的npc下达数据指令让他们往上冲,谁知道他们全都拒绝接受。装模作样地在房间里四处搜查,就是不去开衣柜门。这…就算了,那个蹲在地上认真地翻垃圾篓的npc什么心态?

????我只好猛地拉开衣柜门,然后退闪在一旁,可是没有动静,该不会是诱敌深入吧?我还没来得及细想,一声枪响。

????一个npc飕飕地冲进衣柜,然后被踹出,其余的npc们也纷纷执行了这样的动作。直到将衣柜附近挤满,其他的npc就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我走到门大开的地方,看到他被群殴到无力招架的样子。

????机枪的底部撞破了他的嘴,设计好的各种运用手肘和膝盖的动作攻击着他的重要器官部位。他的身体往前倾,软软地倒了下来,正好倒在我的脚边。从衣服的血迹和破洞来看,子弹穿过了他的左边肩膀。

????按原计划,他会被送往监狱看守一段时间。我蹲下身来用手铐铐住他的左手,刚想铐右手的时候,他右手飞快地抓住我的手腕将手铐反铐。一个大力的拉扯促成了我压倒在他身上的局面,他剧烈起伏的胸膛带动着我,几乎是同时,几发子弹射中我背部的时候,他拔出我腰间的枪对准了我的脑袋。

????“不想他死别轻举妄动。”他说完后凑近我,“哪里能出去?”

????“哪里都不能出去。”我离死其实已经不远了,一阵恍惚中我瞥了一眼窗户,因为没有触发从窗户逃走这个设定,所以吊在窗外的人一动不动。

????他突然猛力起身,将我推向窗户,玻璃砸碎的瞬间他跟着我跳了下去,吊在外面的警员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我,因为手铐相连,他也自然垂吊在下面。楼底是密密麻麻的警察,他所处的楼层也非常高,甚至略高于对面的楼房。

????我的芯片已经带动不起这个身体了,必须赶快传输到其他物体身上,我看向一只手费力掏枪的抓住我的警员,然后钻入了他的身体。刚想放手,让徐择和那具身体掉下去,却感觉身体朝墙壁砸去,下面的徐择膝盖弯曲踹向墙面,利用反弹的力度朝对面晃去。

????就在我慌忙松手的那一瞬间,我又被传导进了原本的身体里,徐择成功晃到了对面楼底,我却没有,因为自身的重量,我差点把徐择拉下去,我的脑内收到了一条公共指令,解码出来是:上徐择所在楼房。

????徐择喘着粗气,费力地抽出刀子,砍向我的手。

????在手还没有被砍断的时候,我就被紧急召回到了中央电脑的休整室里。

????一身金属色的ai评测师对我说:“这个计划紧急叫停一下,你回去好好休息。”我听从指令往回走,他的声音传来:“还有,注意看公告。”

????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有喜怒哀乐,不过我确实感觉到很不舒服,那种不舒服从何而来我不清楚,却清楚地知道不会有任何人来帮我排解,即便是跟我关系最近的tc213。

????他又在抽烟,边抽边告诉我公告的事:“一年一度进行的性能评测提前了,但其实只有几个人在公告名字上。”他放下香烟皱着眉头看我,“ xc的废弃率太高了……你自己小心点。”

????“你觉得我为什么会被检测?”我问他。

????“你知道,你的使用年龄已经超过5年了,核心的数据没有更新很容易被淘汰。”他丢掉了烟头,烟头在地上滚了几圈。

????“不,因为我在质疑。”我看了一眼周围继续说,“我发现中央电脑在梦境里赋予了徐择太强的,甚至是不符合物理定律的能力。但所有的npc却像生锈的老机器人一样,包括我,你知道吗,我去逮捕徐择的时候从始至终没有端过枪,而我今天还被一个普通的npc排除出了体外,他一定是收到了指令…为什么?”

????“很正常啊,我所管的梦境区里的小女孩儿还会飞呢,本身捕杀行动就是给梦境所属者一个教训,又不是进行精神抹杀,精神抹杀掉的话醒来的几率就很小了,中央数据区肯定是要避免这种现象的出现。”tc213一脸严肃地说着,但同时,他用智能ai专属的不经过中央电脑处理的数据通道向我传来的信息是:“小心点,你的质疑想法会被芯片记录。”

????我不相信这样拙劣的反捕杀行动会有好的效果,能通过武力屠杀掉试图袭击他的人,肯定会产生一种掌控感,一种无所畏惧的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优越感。徐择到底是从哪儿接收到的人,而梦境区存在的真实意义又是什么呢?

????我猜我会被宣布报废。

????作者有话要说:

????☆、tc213的报废

????我正在排队等待检测,队伍不长,我的前面有两个等待的人,后面只有一个。毫无例外,他们都是隶属于xc的,但都和我不熟。

????后面的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头看了一眼他的标号,xc005。属于第一代智能ai,使用年限已经超过20年,周身所环绕的数据塑形链条颜色都是蓝色的,而我是银色。他往旁边的公共座椅走去,我就跟在他的身后。

????他抽了根烟出来,用烟头竖着轻敲了一下烟盒的盖子,点火。

????他深吸了一口,缓慢地吐出烟雾,然后把烟横着递到我面前,说:“这是假的,实际上,这里没有烟,没有座椅,只有一堆又一堆的数据。”

????我垂下眼睑,回应道:“我知道。”

????“不,你不明白我的意思,我想说的是既然我们只是数据,为什么要创造虚拟的烟这种东西来使我们获得愉悦,要知道,我们甚至没有多巴胺这种脑内分泌物,那我们的快乐又是从何而来呢?”他向我靠近,凝视着我,“他们早就察觉到了,我们感知外物并对其做出反应的机制越来越向人类的情感模式靠近了。”

????我就站在那里看着他,聆听是智能ai的一项基本本领,但我无法分析他言辞里所要表达的倾向是什么。我回头看了一眼队伍,只剩下一个智能ai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他们知道了,所以要销毁掉我们?”我有些艰难地回应道。

????“更具有研究价值和利用价值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被轻易放弃呢?”他否定了这种说法。话题奇怪地中止了,他带来的奇怪的难以破译的感觉让我如同受到压制。但我们都没有再回到队伍中去,就这么面对面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