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抢到红包是不是挂H

分卷阅读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的身体,而那声音解码出来不过是毫无意义的粗俗的对骂,关于钱、钱、和由于钱引发的矛盾。

????资料显示,她的家境很好,但却是重组家庭,而最大的症结可能在于,她是由没有钱的妈妈带来的。画面里,她用力地堵塞着耳朵,啜泣。

????我不再看画面,而是面向xc005,说:“你们是怎么获取到这些资料的?”

????“当然是由外界亲属提供的。”

????“提供家庭丑闻吗?他们甚至根本不肯配合进入梦境区。”

????xc005望向我,从头到尾进行了一个扫视,他沉声道:“在面临背负事故赔偿的风险时,人类有时候会采取一些特殊手段,我能告诉你的信息止于此,不接受提问和质疑。”

????他给了我一个拥抱,告诉我:“你通过这项基础测试了。”

????而我的脑中同时接收到了任务提示,在目标画面里,徐择举着一把黑色的伞,走在倾盆大雨里。我被秒速传送过去,数据进入一个举着公文包在雨里狂奔的npc,他刚好从徐择的身边冲过,我跑到人行道拐角设置的报亭里,脱下西装,冷风与湿透的白衬衫相遇,创造一种刺骨的生理感知。

????而他也在报亭停下,收起伞。他的脸部还有一些淤青,眼睛下方靠近鼻梁的地方有暗红色的疤痕组织。他拿起一份都市报认真地看着,而报亭老板的眼睛一直盯着他那破旧的老电视机,里面的声音嘈杂而热闹。

????“看够了吗?”徐择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报纸上,却突然开口问道。

????是在问我吗?不敢确认,我转过身去,拿起一份杂志,然后在裤兜里掏钱……裤兜里没有钱。正在犹豫的时候,我的脖颈突然被他的手臂勒住,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掀翻在地,徐择按下开伞的按钮,伞倏地一下打开,他举着伞,半蹲在我附近,面无表情地对我说:“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我轻声回应着,他撑起的伞正好遮住我的头,让我的面部免受雨水的冲刷,我不太明白他的用意。

????“真的是你啊。”他声音的音量突然增强,尾音拖长往上有一个小幅的升调,这大多出现在一个人心情很好或讽刺他人的时刻。刚刚分析完毕,我注意到他腿部肌肉的蓄力,于是翻转起身,他的腿踢在虚空的地面上方,踉跄了一下。我等他恢复过来,接着上前踹向他的腹部,他及时地退后,右手抓住我的脚踝,左手拿着伞,伸长,在我背后一兜,我的身体失去平衡朝他扑去,这样的趋势因被他用伞尖抵住胸口而截断,拱形伞面挤压着我的脸,大雨砸着我的头顶和肩膀,而我的腿还被他握着。

????僵持了一会儿,他又开口:“答应以后别来打扰我,我就放手。”

????“对不起,你是我的任务,我必须接近你。我没有办法说谎。”

????“不能吗?”他扔下伞,用手肘抵住我的小腿,用力地一扳,我摔倒在地,承受剧痛,他的声音轻而模糊,“你不就是一个说谎机器吗?”

????“我不是。”我坚定地告诉他。

????“你还记得自己变成我前男友的时候说过多少遍你爱我吗?”他弯了弯自己的手指,皱眉看着我,“你爱我吗?”

????“不爱。”

????“那你还记得你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说过哪些真话吗?”

????我闭紧双眼,筛选数据,数据以秒速快速被阅览完毕,我茫然地睁开了眼,展开了攥紧的手掌。我在扮演角色,我在说着符合那个身份的话,也就是说,那些话连同我自己都是虚假的,我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说谎。

????不对,我存在的目的是为了完成任务,说谎只是程序设定的指令要求而已。

????我存在的目的只是为了完成任务?那……这些任务对于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雨水敲击我的眼球,我像一堆淋湿雨的干草堆,身体重得无法动弹,在一片模糊里,我看见徐择转身,又好像停顿了一下,转身把伞扔在了我的附近。他的声音被雨声扰乱得断断续续的,大意好像是下次再见到我一定会杀了我。

????我没有生命,我是杀不死的。

????作者有话要说:

????☆、又是你

????雨后的城市有种萧索的美,我把望远镜从街道旁的花圃转向对面三楼的窗户,调试焦距。徐择正坐在窗前低头写着什么东西。机械飞蝇传回来一个奇怪的画面:徐择的手起起落落,但纸上却什么都没有,另一只飞蝇悬停在他的手指附近,放大的细节显示,笔尖是悬在纸上的。

????徐择的嘴角突然微微勾起,他拿起书桌上的笔筒,朝与他的手太过于靠近的那只飞蝇猛地砸下去,再拿起来的时候,桌上只剩一块扁平的金属,畸形得仿佛拥有了别样的美感。他抬起头,盯住另一只。我通过手臂上支出的那块屏幕,恍惚间有了正在与他对视的错觉。

????他的眼睛很漂亮,虹膜呈深棕色,瞳孔直径较大,看起来清澈而不混浊。他伸出手朝飞蝇靠近,飞蝇一个闪躲,高频率上下挥动的翅膀割伤了它的手指,他随意地抽出一张纸,缠了两下。他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说:“你一天要观察我24个小时吗?”

????他不是自言自语,他的说话对象应该就是我。但这种信息的传递只是单方面的,我不可能,也没有打算回答他什么。

????我调整着望远镜的转筒,用以分析他周遭的情况。在那次反捕杀行动后,他搬离了根据他现实中的居住环境所模拟的小区,转而搬到了这幢公寓里,并且再也没有杀人举动。但这也许并不是状况好转的一个迹象,我不相信他已经洗心革面了,谁也没有把手伸进过他的胸膛里,他的心拿不出来,也就永远都洗不干净。

????这幢公寓共有五层,人员情况非常简单,全部都是普通的npc,如果不是为了制造人来人往的假象,他们动都不会动一下。而他们的语言设定也十分简单,并且都是触发式的,并不适合我进入。

????只有一个位置的触发点非常好让我介入,那就是电梯接待员,他会主动对进电梯的人说话。我的数据传输进电梯接待员,因为据这几天的观察,他会在下午三点出门,乘坐电梯下楼。我想更多地跟他接触,甚至于随时随地与他接触,但如果一直使用同一个身体,他察觉得出来,所以我只能借助多个身体来暂做停留。离三点还有一刻钟,我的脑袋开始高速运转,我曾经想把那个女孩儿的解决方案拿来处理徐择这个案例,但被xc005否决了,他提醒我,要注意徐择的特殊性,甚至于,永远都不要把同一个解决方法套用在不同的人身上,我知道他说得有道理,但是同时我也知道,不到万不得已,梦境所属者的资料都是不容窥探的,我要得到突破点,得自己找。

????我面无表情地思考着这一切,看见电梯门缓缓打开,徐择走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