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抢到红包是不是挂H

分卷阅读3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天上天下 作者:水晶之痕FFF

????分卷阅读31

????天上天下 作者:水晶之痕FFF

????奇了。

????“疼。”翔临逸怀中的人开口了,两只眼睛湿润润地看着翔临逸,然后还在翔临逸身上蹭了蹭。

????璇煌惊!就算当时受了那么重的伤,就算是受伤昏迷在睡梦中,魅教主也从未喊过一声疼……

????魅教主生性隐忍、毅力惊人,就算当初尊皇箭当胸而过也可保持意识清醒,璇煌当然知道现在魅教主的意识也依然清醒,那么他能喊出疼,无疑是顾及到翔临逸。因为知道翔临逸希望他能有更多的人类的情感,所以他才故意这样做吗?

????“哪里疼?”一听怀里那人喊疼,翔临逸顿时急了。

????璇煌刚要开口却接到魅教主清明冰冷的视线,传达的意思明显就是要赶自己走。于是璇煌也就没说什么,心里只能期待翔临逸自求多福然后就退了出去。

????翔临逸一直轻揉着那人发疼的胃,那美人则是柔若无骨地缩在他怀里,揉到舒服时还不时哼唧几声,揉了一个多时辰,翔临逸手的都酸了,可是稍一停顿那美人就睁开眼睛幽幽地委屈似地看他,翔临逸只好一直揉着,那天翔临逸自然是没有去上朝。

????那人在翔临逸怀里睡的安稳,可怜的翔临逸却是一夜没睡,外加手腕酸疼。

????早上那人就已经完全退烧了,可是胃口却不是很好,翔临逸把人困在怀里又睡了会儿,下午的时候扶着那人想要去御花园转转。

????那人退了烧后,神情就恢复了往常的冰冷,翔临逸现在哪里还注意到这些,全心都想着这人的身体,想着虽然这人有自己的全身功力,但是还是不能让人放心,这不自己才离开他一天他就发起烧来。

????看着旁边人越来越慢的脚步,也没询问翔临逸就把人拦腰打横抱起,魅教主倒是没说什么乖乖地躺在他怀里。

????“花园有什么好看的?”魅教主的话果然得很煞风景。

????“到了就知道了。”习惯了魅教主的不解风情,翔临逸笑道。

????虽然已是初冬,但是翔临皇宫的后花园里依然是繁花似锦,一树树开成一片,

????大片的粉红更衬得怀里的人美得不似真人,一路的守卫宫人就算是已看过这人无数次仍是不由得痴了,那人却依旧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般乖巧冷漠地任由君主抱着。

????翔临逸径直把人抱到暖庭,那里早已准备好瓜果甜食,刚坐下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就响起,

????“参见陛下!”那声音清脆悦耳。

????惹得翔临逸怀里的人也不由得看向声音来源处,他只是好奇地看了那跪在地上的人一眼就又倒回翔临君主怀里。

????翔临逸眉头微皱,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着跪地之人是谁,

????雪衣本是出来散步,远远地看到君主抱着个人往暖庭走了,就不由得追了过来,想着定要看看翔临君主的宠臣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待看清了那人的容貌后,就连雪衣也都不由得怔住了,半响回不过神来。只隐约听到有人叫他起来,神情恍惚地坐在一旁。

????君主怀里那人只是看了他一眼后就缩回君主怀里,软软地靠在君主怀里,什么多余的动作都没有做,甚至连神情都是万分淡漠的,可是依然让人觉得风情万种。

????君主拨了个橘子送到那人嘴边,那人伸了舌头舔了舔然后就一口咬住,刚咀嚼了一下就眉头微皱,诺诺道:“酸。”

????君主忙俯身堵上那人的嘴,温柔道:“很甜啊。”

????那人却不乐意了,瞪了君主一眼,冷冷的声音道了一声:“酸。”神情虽仍是冰冷,却足可以让人销魂蚀骨。

????君主无奈,赔笑道:“好,好,是酸。”

????……

????雪衣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别宫的,脑中全是君主怀里那人的影子,他终于明白翔临君主为什么深情如此,原来,翔临后宫竟是养着一只精怪。要不是妖怪,又怎么会魅人至此……

????作者有话要说:

????小水赶着出门,虫子等小水晚上回来再抓哈,留言晚上一起回复~~~么么大家~~~

????71

????71、三包子出生【正文完】

????翔临逸的冷战政策自然是不了了之,他冷那人,那人自是不会有什么反应,到头来苦的还是自己。

????虽然没有正式册封,但是翔临逸让那人入住朝阳也就摆明告诉了国人那人的身份。

????有着皇后的地位,自然也是有着皇后的权力,魅教主在翔临逸面前依旧清冷却仍是把翔临逸迷得晕头转向的。自从魅教主进了后宫,翔临逸自然是一次都没有去其他美人那里过过夜。

????翔临逸雄才大略,翔临国百姓富足,四海升平,除了南方时不时的水患外国家还真就没有什么事情。所以,除了他好色这一点,翔临皇帝在国人心中几乎可以撑得上是完美的,不过早就说过翔临国是个民风开放的国家,对于君主的喜好虽是国人有些异议,但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据曾进过后宫的某人说,翔临君主后宫的人数完全可以和后宫御林军的人数媲美,而且美人们环肥燕瘦各有特色,美不胜收……于是这段话就传遍了大江南北,更有越传越烈的趋势,当然这都是在魅教主出现之前。

????后来又据曾进过后宫的某某人说,后宫的朝阳殿里住的实际是只绝色仙狐,外出的君主遇到了受伤的狐仙,一见钟情后也不顾那人不愿硬是把人困在后宫中,狐仙因为还没有恢复所以没有办法只好住进后宫,所以他对君主的态度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后来狐仙终于恢复了,却无奈怀了君主的包子,也就长住了下来,只是他仍是怀念山林的美好,对君主的态度几年如一日终是没有温暖几分。

????当然这只是传说,谁也没有真的相信那朝阳殿中人是狐仙,毕竟神鬼神马的还是太过虚幻。君主曾经迷恋过无数的人,朝阳殿这位也许只是时间稍微比别人长了一些,君主的感情毕竟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他能守在那人身边那么长时间,所以才让别人把那人和狐狸联系在一起,勾人的很。不过,谁也没有想过君主就真的会只守着这个人谁也不要了,毕竟君主还年轻,时光易逝,容颜易老,总是会有更美更惹人的人出现,君主现在的专情怕也是暂时的。

????但是君主为那人解散了广大后宫的举动还是让国人跌破了眼镜,头一次国人对朝阳殿那位男皇后有了点好看法。不管解散后宫是不是那人所想,也不管解散了的后宫以后会不会再续,单单这一行动却真真是把翔临君主身上那最后一个小缺点都抹去了。

????跌破眼镜的除了国人,却还有御花园里散步的某君主。

????这天,翔临逸难得的想绕一次御花园,却发现本是热闹的后宫有什么不一样了,他转了半天才找出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后宫太过冷清了。

????要是这一路上还不要碰到n个美人啊,可是这天却是一个都没有碰到,一路上冷清的很,翔临逸并不是想念其他人了,只是多年都是热闹的地方突然清冷了下来有点不习惯。

????“其他人呢?”翔临逸头也没回地问着跟在后面的小石。来御花园是因为他要亲自来验收新花的成果。

????初把魅教主带回来时,那人总是隔着窗子看外面的桃花的印象深入翔临逸心中,直到有一天暴雨后落红满地时翔临逸还清楚记得那人脸上的惆怅,所以翔临逸一直以为那人是喜爱桃花的。这才让影卫们从南疆属地运了大批花树来,这种新桃开的早,而且花色十分红艳,又不太挑水土,落地长成。

????刚种下去时还只有新芽,没过几天就已是满树花骨了,翔临逸甚至能想到那人在满树繁花中的样子,定是飘渺如仙,引人神傲……

????“其他人?”小石喃喃了一句,貌似自言自语中想着怎样回答,“什么其他人?”想了一圈却说出这么一句。

????新亏翔临逸今天心情好才没有跟他计较什么,但看向小石的眼还是让小石心惊胆战。

????“其他人都被公子遣散出去了。”小石小声道。

????“什么?”君主不但没有暴怒,倒是有些激动。

????“公子说看了烦,昨天就全部被遣送出去了。”小石实话实说。

????“哦?”翔临逸意有所思。

????小石怎么觉得君主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是有点高兴呢。

????翔临逸到朝阳殿时那人午觉刚醒,翔临逸一个狼扑把那刚要起身的人又扑回床榻。

????“干什么?”魅教主不悦道,倒是也没有挣扎着一定要起来,随着肚子里宝宝的长大,他每天都觉得困倦的很,一天更是大多时候都是躺在床上。

????“宝宝今天有没有闹?”说着翔临逸的大手已经探到那人的里衣里,轻轻抚摸着那人圆滚滚的腹部。

????“唔。”小包子突然的一脚,让魅教主一时不察呻吟出声。

????像是感受到父亲的抚摸,魅教主肚子里的小包子隔着肚皮跟外面父亲的手掌相贴着打着招呼。

????它只是踢了几脚,魅教主就整个瘫软在翔临逸怀里,冷汗凄凄。

????翔临逸自是不敢再摸,只是把人整个环在怀里。

????神泣人怀孕越到后期母体承受的压力越重,墨l几天前就说过,说是包子出声怕是就在这几天了。可能是知道马上要出来了,小包子这几天都十分兴奋,在魅教主肚子里翻来覆去的,仅仅是几天的时间,魅教主整个人就瘦了一圈,那圆圆的肚子更显突兀。

????身子不舒服,魅教主的脾气自然也是呈几何倍数增长,翔临逸更是事事顺着他,生怕委屈了他一点。遣散后宫也是魅教主一时抽风之作,他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就是看那群人不顺眼了,然后就把人都遣散了。真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天他心情又不爽了,会不会直接把翔临逸也遣散出去。

????已经有所准备,魅教主自是不会再发出声音,翔临逸只能搂着他,轻擦着那人额上的细汗,突然感到怀里的人一抽搐,然后就整个人蜷缩起来貌似忍受着强大的痛苦。

????“找墨l。”还没等翔临逸说话,怀里那人便紧紧抓着翔临逸的袖子道。

????“到底还要多久,快点,没看到他在疼吗?”坐在床头的翔临逸焦急道,脸上额上都是汗,不知道的还以为要生孩子的是他一样。

????“着什么急,还没到时候。”墨l十分淡定地瞥了翔临逸一眼。

????这都一个多时辰了怎么还没有到时候!!

????“你还是出去吧。”墨l委婉道。说实话这还是墨l第一次看到翔临逸方寸大乱的样子,上次魅教主生当今太子时翔临逸并不在场,他只是上了个朝,下了朝回来孩子就落地了,第一次魅教主生小公主时听说翔临逸也在场,但是那时墨l却不在。

????“洛晨,都是我不好,下回绝对不再让你生了,乖,再忍忍。”翔临逸在旁边深情道,眼里满满都是心疼。

????魅教主被他吵得不耐烦,却又没有什么力气张嘴,只能白了翔临逸一眼,心却是热热的,是很安心的感觉,魅教主知道这种感觉是翔临逸带给他的。

????魅教主身体有百多年的功力,生产自是不会有任何问题,只是男子生产就算是顺产也终是要比女子困难许多。

????后来听从墨l的指示,翔临逸把魅教主的上半身半抱在腿上,这样有助于胎儿的下落,

????翔临逸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无能,看着那人衣襟下摆出不断扩大的红晕,看着一盆盆端出去的血水,就算是墨l再怎么保证他也仍是心疼,很不得所有的苦痛都替那人,恨不得此时躺在床上的是自己。

????短短的一个半时辰翔临逸竟是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在新生婴儿的一声痛哭中,翔临逸的心才算是真真放下来,

????不顾其他人还在场,激动万分的君主抱着那人差点喜极而泣……

????“喘不过气了。”生产后,魅教主虽然已是疲惫,人却还是清醒的。

????听到怀里人的抗议,翔临逸才稍稍放开了些,从墨l那里接过刚出生的小包子抱过来给魅教主看。

????“看,我们的儿子。”翔临逸早就想过,不管这个孩子是谁的,他都将把他视如己出。翔临逸抱的很小心,像是稍微用多了力就弄疼了小包子,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又是这么丑。”魅教主微皱着眉,看着翔临逸怀里的小包子道。

????“怎么又说我们的孩子丑。”翔临逸装作不满地看了魅教主一眼,神情却是相当愉悦。

????后来翔临逸把包子送给早已等在外面的奶娘,自己则是搂着美人躺的安稳。

????魅教主觉得翔临逸有点奇怪,却又怎么想不出他不一样在哪里,看向自己眼仍是跟以前一样深情,这深情中却又含着些什么,让人想要溺死在里面,却又熟悉万分。

????“你想起来了?”魅教主半支起身子两手抓着翔临逸的衣襟,好不激动问道。

????“小心点,不是让你好好在床上躺几天的吗。”翔临逸宠溺道,把那人按回怀里,看着那人期望的眼,点头道:“谢谢你还在我身旁。”这无疑是默认了魅教主的问话。

????“你真的想起来了,真的想起来了……”太过的惊喜让魅教主打破了平日对人的那层冰魄,像是个玩具失而复得的孩子,紧紧地抱住翔临逸喃喃。

????“刚才看你生产时我就想起来了,想起来你生我们公主时的样子……”翔临逸刚说到一半就感到怀里的人早已呼吸平稳的睡着了。

????生产耗费了那人太多的体力,此时又被翔临逸一闪,睡着也是正常的。

????翔临逸轻吻掉那人眼角的湿润,双手环住那人的腰,让人在怀里睡的更舒服安稳些……

????翔临逸宠溺地吻了吻怀中的人,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感谢你都还在……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到这里,天上天下的正文部分就完全完结了,剩下的就是有爱番外了。

????番外还会有包子出生,就是“多年之后”番外中的安然等,关于现在这个包子是不是翔临逸的,番外中也会写明的~~~~

????么么大家,谢谢亲们一直对天上的支持~~~~期待亲们继续支持下面的几章番外章节~~~

????也期待继续支持小水的言情新作: ~~~~(__) 嘻嘻……

????72

????72、(番外一)天上天下

????苏堤春晓,

????苏堤,一年之中最美的季节可能就是春季了吧。

????多少文人墨客用笔墨诗篇试图勾画出苏堤的美景,却都是比那人间仙境差上一分。

????南方向来也是出美人的地方,灵秀温婉,倒是与北方的豪爽儿女有着不同的风情。

????画舫上,一美人长衣宽袖,雪肤花貌迎风而舞,款款而唱:

????“苏堤,醉红桥烟雨楼,菡萏消,倚朱阁人空瘦,

????泪作酒,换西湖十顷秋,桃花依旧,断桥覆雪灯如旧……”

????歌声悠扬,舞步动人,

????朦胧的月色为那人平添了几分灵动,飘渺如谪仙,

????那人纤长的身形罩着一身红色的衣衫,如火般燃烧,映衬着倾倒众生的容颜,墨黑色的眼眸,青黛色的弯眉,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那额间一点血色朱砂更显魅惑万千。

????河岸边多少人为他心驰神迷,

????他却遗世独立,顾自唱着,视乎对所有人顾盼而望,却又好像没有任何人在他眼里。

????人们都知道,这美人是魔教教主的新宠,所以只是敢远远看着,万不敢靠前半分。

????魔教教主喜好男色,就像是君主喜好男色一样,几乎是天下皆知。

????人们只是听说过君主后宫朝阳殿那人清冷如银月,妖孽如狐仙。但是却都只是听说,从来没有看见过,所以至于朝阳殿那人究竟有多美,关于那人的容貌到底有多少谣言在里面,国人也是不知道。但是想着君主能独宠那美人这么多年,那人的容貌也定是倾城吧。

????相对于皇宫高墙中君主的美人,魔教教主的后宫却是更惹人好奇与神往。

????先说魔教教主最宠的那位璇护法,他每次出现都不知道要迷倒多少人,人们清晰记得璇煌第一次在武林露面的那惊鸿一瞥,瞬间就抓惑了众多豪侠的心,距离那人第一次露面已经过了十多年了,那人已是快到而立之年,本是俊美的容貌更添了几分成熟的魅力,美的张扬中又不失内敛。

????每次他都是伴着魔教教主左右,十年如一日,魔教魅教主很少在江湖上露面,但只要他出现,璇煌必定不离左右。傻子都能看出璇护法对他家教主的深情,唯独看向自家教主时,璇煌眼里才会流出浓浓的深情与宠溺。

????没有人看过魅教主的真实面貌,因为他总是白色鬼纹面具遮面,但是光看那身形,也知道面具下的容貌定数风流,要不也不会招惹那么多人,更不会让璇护法那么死心塌地。

????多年前武林大会时有个英俊青年突然跑出抱住魅教主说魅教主是他老婆的事情,至今都是江湖上的笑谈。后来那个青年成为了武林盟主,更是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把那魔教教主圈养了起来。

????魔教教主好不厉害,不只让璇美人死心塌地,武林盟主林逸更是将他捧做至宝。现在这苏堤上轻唱的倾城美人也是那教主的新宠。

????魅教主在人们心中自是阴冷强大的,魔教虽然早年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但那都是很早以前了,魅教主虽然性格阴冷淡漠但是倒是没有真正做过什么危害武林的事,所以人们对魔教的敌意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淡薄了起来。

????人们谈论魔教,现在最喜欢谈论的就是魅教主的面具下究竟是怎样一张脸。

????虽然魅教主无疑是异常强大的,但是人们却都不约而同认定他定是被压在下方的那一个,所以关于他的上下问题自是没有人讨论的。魅教主身材虽然倾长,却看起来太过纤瘦,有人甚至大胆设想,也许魅教主实际长着张过分娇弱美丽的面容,所以才不得不用鬼纹面具遮起来。璇煌、林逸虽然也属精瘦型,但是还是要比纤瘦骨架的教主宽了一圈。

????林逸是翔临逸在江湖上的化名,每次出宫翔临逸都是用林逸的身份,还要带着林逸面容的人皮面具。

????翔临逸作为一国国君,见过他面容的人自是无数,他就算再不喜人皮面具也是万不能顶着真容出去的。再说翔临逸也颇为享受变成另一个人的感觉,唯独悔恨的就是当时造林逸容貌时没有把他再造的英俊点。

????翔临君主的美名响彻各国,人们总说那君主像神祗般英俊,邪魅飞扬,让看到他的人都不免要臣服在他脚下。可是林逸虽然也算是英俊,但容貌还是要比翔临逸本尊逊色很多。

????船上画舫美人那天籁般的歌声突然而止,驻足聆听的人们无不显示出惋惜之情,不明白唱的好好的歌声为什么突然停下。

????却见那红衣美人神情略有些期待地看着远方,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一会儿,果然看见远处隐约有一定雪顶蓝轿由八个侍从抬了过来,从看见轿子到轿子停下仅仅是一瞬间,可见抬轿的人也定是武林高手。

????没等那轿中人出现,众人已隐约猜到轿中的是谁了,

????果然,一身便装的璇护法率先下了轿,头发只是简单的高高扎起却依旧英俊的让人舍不得眨眼。从他看向轿中人的眼神,众人就万分明了,这定是魔教教主驾到了。

????“恭迎教主。”八个抬轿人和那画舫上的人半跪地道,原来那画舫也是魔教的。

????随即轿中又下来一个人,依旧是银色鬼纹面具,依旧是一身深色长衣,身子也一如既往消瘦,却也依旧挺拔昂扬。

????璇护法只是立在那人身侧,轻轻抬手拢了拢那人被风吹散的头发,只是简单的一个动作,却因为他们一个是魔教教主一个是璇煌而让众人觉得暧昧非常。

????“教主,诀好想你。”那红衣美人柔贴地蹭到魅教主怀里。

????众人只看到那鬼面教主在璇煌的参扶下进了画舫船舱,然后就见那红衣美人放下了帘子,画舫悠悠慢慢地划向江面。

????直到那画舫远的只剩下小小一点,还有不少人在江边驻足观望,只为回味那人那一瞬间的风姿绰约……至于回味哪个人,当然是不同的人回味不同的人。

????“教主,你果然不疼诀了吗?”画舫内那红衣美人哀怨道,那声音再配上那表情,怎么看怎么一个我见犹怜。

????这下不只是魅教主就连璇煌,额上都浮起来青筋,

????璇煌十分不耐地把那人从魅教主身旁扯了过来,“你够了没有?”

????“没有,我就是想教主了。”璇煌本就拉他不紧,诀一个闪身就脱离了璇煌又蹭到魅教主腿边。

????“教主,可喜欢诀这身装束?”

????魅教主惬意地坐靠在画舫里的软塌上,因是初春,那上面特意放了一张厚厚的软虎皮,靠在上面十分舒适。诀则是半趴在他腿边,拨了个葡萄就要喂他。

????魅教主一手支着额,微闭着眼,神情略有些疲倦,眼皮都没睁一下张口吞下诀送来的葡萄粒。

????诀有些得意地看了看璇煌,又往魅教主腿边蹭了蹭。

????璇煌额头的青筋又跳了跳,三人前天才分开,只是昨天一天的时间,哪里用想到这种地步。对诀的恶趣味,璇煌一点也不敢苟同,真不明白这人为什么要一天一个样子的变来变去,要不是已经熟悉的不行,璇煌都要认不出他来。害的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魔教教主有多少个宠臣呢,每天带在身边的都不是同一个。

????话说翔临逸缠人缠的紧,这魅大教主怎么有功夫离开京都下到江南来了。

????原来就是因为魅教主天天被翔临逸缠的不耐烦了,弄得他看到翔临逸都眼晕,所以赶快趁着翔临逸那天有事出京两天,跑了出来。

????自从第二个儿子小越儿出生后,两人几乎是公不离婆秤不离砣,就算魅教主去魔教总部翔临逸也是紧紧跟着,更有甚者翔临逸甚至在议事的时候有时候也把魅教主抱到御书房的帘布后。

????魅教主本是清冷性格,被翔临逸缠个一天两天还行,一下子缠了几年,就算他不说,璇煌和诀也知道他有些受不了了。所以当魅教主说他要出宫时,璇煌和诀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想起翔临逸出宫那天两步一后走三步一回头不舍的样子诀就想笑,不知道那霸道的君主回去之后发现自己看作为眼珠子的美人不见了会是什么表情,该不会出动军队来找人吧。

????“教主,我们明天去哪里?”苏堤已经转了两天了,该看的也都已经看了,诀想着是不是该换个地方看看了,“不如去雪原吧。”

????“现在正值百年一次的玉龙花开,说不定我们还能看见呢?”诀一脸向往道。

????“再等等吧。”魅教主淡淡地扔下一句话,就闭了眼小睡了起来。

????等等?等谁啊?

????璇煌和诀都知道这是在等京城那位,魅教主虽不善于表达,但是心思却也好懂,他对翔临逸的情更是不用质疑。

????他虽然厌烦翔临逸天天在眼皮下晃来晃去,却也享受着翔临逸的宠溺,而且翔临逸又总是一副任打任骂的样子,让魅教主很有成就感。

????魅教主踏出宫门的一个时辰后,翔临逸就得到了消息,奈何祭天这等大事又不能说走就走,更不可能让年仅六岁的太子代做,翔临逸头一次埋怨孩子太小。

????祭天后翔临逸龙袍都没来的急脱下,套了件外衣就冲了出去,一边朝魅教主的方向追一边想着,难道他们遇到了传说中的七年之痒??

????恋耽美

????分卷阅读31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